• 广东丰顺警方通报:男子疑因家庭矛盾杀害其妻和两孙女后自杀 2019-04-24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04-24
  • “煤老大”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-04-18
  • 外媒称解放军亮相巴铁阅兵展示军事合作新高度 2019-04-08
  • 港澳牙医只需备案即可在粤执业 2019-04-06
  • 国足冲世界杯又喜添一虎将 能力全面将成国家队一哥 2019-04-06
  • 内蒙古蒙牛乳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-03-28
  • 鑫江搏击问鼎精武门总冠军 2019-03-28
  • 遭遇隐形歧视 就业权益谁来维护 2019-03-25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3-25
  • 破解注销难 还需加把力 2019-03-21
  • 碧桂园宣布进军农业,将投资袁隆平第三代杂交水稻推广研究 2019-02-27
  • 福利 盒马鲜生为啥开一家火一家?陕西首家盒马鲜生来了! 2019-02-27
  • 虫草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2-23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4月下(总第200期) 2019-01-10
  • 打开
    关闭
    当前位置:海南四码彩票 > 魔医千金:神秘大佬太温柔

    大乐透中奖规则:第77章 杀机开始

    魔医千金:神秘大佬太温柔 | 作者:无心娇娃 | 更新时间:2019-03-17 16:58:27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推荐阅读: 鬼医墨凰:魔尊大人,别撩我! 、飞升之前 、伏天氏 、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 、你是我的军令如山 、最佳赘婿 、九阳神王 、道君 、回到宋朝当暴君 、全才无双叶兴盛
      就在墨清音把自己代入成熊的时候,凤无声却是在发呆。

      墨清音这两天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气息,她的适应能力一向很强。

      而这个男人的气息干净好闻,关键是一点也不讨厌,她适应起来并不难。

      因此,她倒是先睡着了。

      凤无声原本是盯着少女锁骨上的那个凤凰图案发呆,可是看着看着,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    少女的脖颈修长纤细,白嫩嫩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断,他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了一首诗——

      鹅鹅鹅

      曲项向天歌……

      凤无声努力调整了一下视角,透过圆领睡衣的边沿,将少女形状优美的锁骨看的更清楚,那只幽紫色的小凤凰印记精致灵动,它盘在上面,真的挺好看的……

      他又发起了呆。

      小凤凰好看是好看……他无意识的吞了吞口水,他怎么觉得少女的锁骨更好看呢?

      嗯,说好看也不具体,应该是……性感吧!

      没错,就是性感,少女的锁骨真好看,真性感。好看的让他有点口干舌燥,想在那精致的上面轻轻舔一下,或许还可以轻轻吮一下,那滋味一定……

      他想着想着,两眼就放空了,震惊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瞬间似烫了起来,像着了火似的烧着,可是怀中少女的身子却是柔软又沁凉,真舒服啊……

      他抱的更紧了紧。

      墨清音丝毫不知某人盯着她的锁骨发情了。

      凤无声在身体的滚烫中,以及怀中柔软舒服的抱枕安抚下,睡着了。

      他忍功向来了得。

      是个男人都忍不了的事,他能忍得,并且忍的若无其事,睡的如往常一样香甜。

      第二天早上,墨清音是在一连串刺耳的尖叫声中醒来的。

      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

      “吼——吼——吼——”

      声音是从主卧的方向传来的。

      墨清音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坐起,连带着凤无声也一并被带了起来,他半睁着惺忪的睡眼,茫然的看着墨清音。

      墨清音一阵风似的朝外跑。

      “出了什么事?有贼?”铁树端着冲锋枪踹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,凶光闪烁的眼眸扫向主卧的方向。

      两个人一起冲向主卧。

      只见陶兮辞和墨吼吼各占一半床,互相坐在床上看着对方尖叫。

      墨清音的脚步一收,愣在门口,铁树也有点发懵。

      昨天晚上回来后,陶兮辞就半睡半醒了,她给她换了睡衣安顿在自己的床上,当时墨吼吼也在床上,她安顿了墨吼吼一句就关上门出去等凤无声他们回来了,主要是她怕凤无声他们不知道闯进主卧里去。

      所以,她以为墨吼吼会继续扮演玩偶,哪知道,早上醒来会是这么一番景象。

      “啊——好可爱!”

      陶兮辞尖叫完,一头朝墨吼吼扑了过去,将熊压翻在床。

      墨吼吼四肢在空中乱蹬,吼的生无可恋。

      早上醒来,它发现自己被人压在身下,于是它愤怒的吼一声,那个人类醒来,他一熊掌就把人糊在了床对面,然后,那个人类就开始看着它尖叫,于是,它也看着那个人类大吼起来。

      陶兮辞跟个三十年没见过女人的色狼一样,压着墨吼吼,将它毛茸茸的玉体轻薄了个遍,着重在它肥大的屁股,可爱的脑袋和耳朵,还有黑圆圆的鼻尖上摸了又摸。

      天呐!

      墨清音捂脸,这丫头的姿势惨不忍睹啊。

      墨吼吼像是被强迫过的大姑娘一样,凌乱的,绝望的摊在床上,两只黑黑圆圆的眼睛里透着无限委屈。

      “啊——眼神好萌!”

      陶兮辞又扑了上去。

      铁树默默收起了冲锋枪,转身,离开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墨清音去洗漱,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锁骨上那个栩栩如生的凤凰印记,那紫幽幽的颜色,仿佛会发光,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摸了摸,皮肤很光滑,与平常没有区别,但是她却觉得印记的地方微微灼热。

      墨清音想了想,念头一动,水灵灵的指尖上,一簇紫色的火苗无声燃起,她屈指一弹,火苗倏地飞了出去,窗户上的玻璃静静出现一个小洞,小洞上平滑的切口仿佛天然行成。

      火苗飞出去后,大约过了三秒钟,便消散了。

      墨清音若有所思,同时心中也感受到了一股兴奋,她,成为了特殊能力者!除了天魔法,她又有了一个底牌。

      墨清音去往厨房的时候,铁树已经在里面忙活了,几个清淡精致的小菜已经出锅,蒸锅里几笼精致小巧的小笼包正在冒着热气,案板上放了几个刚包好的素馄饨,另一个锅里香菇鸡肉粥发出阵阵清香……

      墨清音佩服的看了铁树一眼,开始着手往外端菜,她把菜放在餐桌上,正要开口喊陶兮辞吃饭,某间卧室里,又传来一连串尖叫——

      “啊啊啊——”

      “啊啊啊——”

      “吼吼吼——”

      墨清音手一抖,险些把手里的菜盘掀翻,她着急忙慌的跑过去,就见陶兮辞站在荒无名的门口,荒无名披头散发倒挂在房顶,头垂在门上,一片黑色的长发倒垂下来,遮住了他的脸,墨吼吼在下面不断朝那颗头颅咆哮。

      关键是,那颗头颅也在尖叫,两人一熊发出今天早上第二次尖叫。

      墨清音:……这画面挺惊悚??!

      “怎么回事?荒无名,你为什么倒挂在上面?”墨清音走过去,打断了他们这波尖叫。

      荒无名的脸埋在头发里,有委屈又闷闷的声音传出,“主人,我饿,挂在上面不饿?!?br />
      墨清音完全不明白他的这种逻辑。

      “你先下来?!?br />
      “主人,有熊咬我,我怕?!彼?,声音闷闷的听着无比可怜。

      “墨吼吼,去餐桌上坐好,要吃早饭了!”墨清音扒拉了一下它的圆耳朵。

      “吼!”墨吼吼冲她吼,眼神凶巴巴。

      墨清音鬼使神差明白了它的意思,这小家伙是在怪她家里藏了一个魔。

      “他是我的奴仆,听我使唤,你别咬他,我不会让他做坏事的?!蹦逡舻?。

      墨吼吼又生气的朝她吼了一声,屁颠颠的朝餐桌那边跑去,陶兮辞转身,就看到墨吼吼自己围上干净漂亮的小碎花围裙,然后灵活的坐在餐桌前,可爱的不得了。

      陶兮辞眼睛都看直了!

      她朝小熊追了过去,像个痴汉一样。

      “你下来,去洗漱,一会儿我给你送饭过来?!蹦逡舳曰奈廾?。

      荒无名听话的下来,去执行墨清音的命令。

      墨清音关上门,打算今天叫荒无名把他那头长发剪了,再换身正常的衣服。

      她去厨房,端了早饭去了屋里。

      凤无声看到她,半眯的眼睛闪了闪,视线不由往她脖子上瞄了瞄,墨清音换了一件半高领的蓝色毛衣,将锁骨完全遮住了。

      凤无声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,幽幽道:“没睡好?!?br />
      墨清音无语,“先吃饭吧?!?br />
      餐桌上,陶兮辞痴迷的盯着墨吼吼优雅的吃相,眼中全是红心,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可爱的熊熊呢?好想领回家天天搂着。

      她看了铁树一眼,“我怎么看你挺眼熟,你为什么会住在墨清音家里?”

      铁树不理她,将她无视。

      陶兮辞眼睛转了转,问,“墨清音为什么端了食物到屋里去?”

      铁树依旧不理会。

      陶兮辞站了起来,朝墨清音他们的屋子走去。

      门没关,她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墨清音和一个男人举止亲密,墨清音还在喂那个男人吃饭。

      陶兮辞的大脑空白了一瞬,然后发出了今天早晨第三次尖叫。

      墨清音和凤无声都朝门口看过来。

      陶兮辞伸出一根手指,眼睛泛红,“墨清音,这个野男人是谁?你怎么和他这么亲密?难道你背着我谈恋爱?你怎么能这样,你明明是我的好朋友!”

      墨清音:?

      她不太明白。

      凤无声抬起眼皮,眼神黑幽幽的盯着门口的小丫头。

      野男人,是说他?

      墨清音还没搞明白野男人和好朋友有什么冲突关联,逻辑上,好像说不太通。

      陶兮辞愤怒的瞪了她一眼,转身就跑了,边跑边道:“墨清音,你背叛我,你是骗子!”

      跑到门口,她又折回来,将墨吼吼拖着一起往外冲,这是要跑也要拐走她家熊啊。

      “吼吼吼——”墨吼吼扭头,依依不舍地看着餐桌上它的早饭,那些水灵灵的菜和果子。

      墨清音满头问号,但还是放下早饭去追陶兮辞了,这小丫头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估计是被刺激到了。

      陶兮辞的心里受伤极了,抱着墨吼吼蹲在墨清音家门口,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直往墨吼吼身上蹭。

      “吼吼吼——”这个人类好脏!真不讲卫生!

      墨吼吼是一只超级爱干净的熊,它忍无可忍的将陶兮辞一熊掌拍飞了!

      “啊——”陶兮辞发出今天早上第四次尖叫。

      白飘飘刚走过来,就看到一个身影朝她砸了过来,她思考了两秒钟,最终还是好心的出手将这个朝她砸过来人接住了。

      当然,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接住,而是,她抬手打出一道光,那光宛如灵蛇一般缠绕一圈,将陶兮辞接住又轻轻放在地上。

      陶兮辞站定,低头看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,这才扭头看向从她身边经过的女人。

      “这位小姐,是你救了我吗?”她看着那道背影格外妖娆的身影。

      白飘飘头也不回,“嗯?!?br />
      “谢谢你,要不是你我的屁股就要摔成八瓣了,你要去墨清音家里吗?你认识她?”陶兮辞吸了吸鼻子追上来。

    白飘飘回头看了她一眼,妖媚的容颜却给人一种清丽婉约的美,尤其那双狭长的狐狸眼,简直媚的勾魂摄魄,却偏偏透着看透世事的沧桑与清冷。

      陶兮辞一下就怔住了,真、真漂亮??!

      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“你认识她?”

      陶兮辞点头,“嗯,认识?!彼底?,小脸又垮了,气愤的哼了一声,“我不想理她了,不跟她做朋友了?!?br />
      “哦?”白飘飘感兴趣的看着她,“为什么呢?”

      “她,她背着我谈恋爱!”

      白飘飘愣了一下,然后‘噗哧’一声笑了,这一笑,天地失色,那清冷的脸上瞬间满是天然的魅惑,女人看了骨头都是一阵酥麻。

      “人家怎么就不能谈恋爱了?”白飘飘反问。

      “她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,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谈恋爱?我讨厌那个男人,她和我抢墨清音!”陶兮辞气愤至极,想了想,她道:“对,都是那个男人的错,一定是她勾引墨清音!”

      白飘飘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姑娘,“交朋友和谈恋爱不冲突吧?”

      陶兮辞冷哼一声,“大多数人一谈恋爱就重色轻友,我绝对不允许墨清音变成这样,我一定要让她和那个男人分手,她是我的朋友,我一个人的!”

      白飘飘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“嗯,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?!?br />
      “那可不,我可不希望墨清音以后连陪我玩的时间都分给那个莫明奇妙的男人,男人最讨厌了,敢跟我抢墨清音的男人,那就是十恶不赦?!彼罅四笕?,气势汹汹的往回走,她要去找那个男人决斗,输者出局!

      墨吼吼本来有些后悔,它那一熊掌虽然没怎么用力,可是把人打飞出去,还是有点心虚,万一魔女找它算帐,它可不就惨了?

      黑眼睛闪啊闪的心虚着呢,白飘飘就把人救了。

      “吼吼,你也在这儿???”看到墨吼吼,白飘飘的脸色柔和了下来,清冷的脸上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温暖笑容。

      “吼!”墨吼吼朝她轻吼了一声,走到她腿边蹭了蹭。

      白飘飘摸了摸它的脑袋,十分亲昵。

      墨清音追出来的时候,陶兮辞已经雄纠纠气昂昂的回来了,看见她,更是眼眶一红,“墨清音,你别交男朋友了,就跟我一直做朋友不好吗?”

      墨清音愣了愣,片刻后失笑,“我没交男朋友,你误会了,真的?!?br />
      “我都亲眼看见了?!碧召獯俏宋亲?,不满的瞪了她一眼,然后沉默的进屋去了。

      见她进去了,墨清音也就没拦着她,而是看像那个和墨吼吼举止亲密的女子。

      女子极美,中等身材,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将她火辣的身材曲线完全暴露了出来,这简直就是一个绝品尤物。

      女子也在看她。

      “你好,我是白飘飘,小区住户?!迸涌?,伸出了手。

      “墨清音?!蹦逡粢采斐鍪?,两人握了握手,墨清音道:“要进来一起吃早饭吗?”

      白飘飘点了点头,直接进去了。

      “你和墨吼吼很熟?”墨清音问。

      “墨吼吼?”白飘飘吃了一惊,看向墨清音,清冷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笑意,“我听他们说主子的熊离家出走跑到你这里了,原来连姓都改了?!?br />
      墨清音沉默,“所以,上官嘉丽和古时他们,都是凤无声的人?”

      “嗯?!卑灼ι?。

      “他们为什么要哄我买下了这里的别墅?”墨清音问,到了这时,她还有哪里不明白的,她当时被诱哄着买下这里的房子,根本就是那几个人故意的,而且,这别墅绝不止她当时出的那个价。

      她这是无形中占了凤无声多少便宜啊。

      墨清音觉得,当两年多的抱枕还是她赚了呢。

      “你自己不知道天命凰女是什么存在吗?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,你会被活抢的?!卑灼镆斓目戳怂谎?。

      墨清音沉默,半晌道:“天命凰女有抱枕值钱吗?”

      “什么?”白飘飘有点发愣。

      墨清音摆了摆手,“没事,你坐吧?!?br />
      她将白飘飘带到餐桌前,铁树和白飘飘见面一点也不吃惊,二人十分淡然的打了个招呼,白飘飘就自然的坐下来,拿起碗自己舀粥喝,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不客气。

      墨清音倒是不反感这样的人,自然大方总比拿拿捏捏的好。

      砰!

      咚!

      咣!

      奇怪的声音隐隐传来,墨清音和铁树都是一惊,二人一起往凤无声所在的屋子跑去。

      一进去,墨清音就傻眼了。

      砰!

      陶兮辞手拿菜刀,朝凤无声扑去,凤无声一只枕头飞了出去,陶兮辞就一屁股摔坐在地上。

      咚!

      陶兮辞爬起来继续挥舞菜刀朝凤无声砍去,凤无声又一只枕头飞了出去,陶兮辞又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    咣!

      陶兮辞表情坚毅,又挥舞菜刀扑上去,又被凤无声砸飞。

      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墨清音厉声喝道。

      陶兮辞第N次爬起来的动作一顿,索性坐在了地上,扭头看着墨清音双眼含泪,“墨清音,这个野男人欺负我,你快给我赶走他!”

      墨清音眼角狠狠一抽。

      她又看向凤无声,凤无声黑幽幽的眸子与她直接对上。

      墨清音避开他的目光,尴尬的轻咳一声,道:“误会,都是误会,兮兮只是在和你开玩笑,你别生气?!?br />
      说完,墨清音走过去,将陶兮辞拉了起来。

      陶兮辞见墨清音先来拉自己,心里挺美的,哼哼了几声,就让墨清音拉走了。

      墨清音将陶兮辞拉到了餐桌上,表情严肃,“兮兮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      “知道!”陶兮辞恨恨道。

      “真知道?”墨清音不确定的问。

      “当然,不就是和我抢你的野男人吗?”陶兮辞很愤怒,眼中凶光四射。

      白飘飘喝粥的动作一顿,所以,他家主子就是这个小姑娘口中的野男人?

      “不,兮兮,你错了,她不是野男人,他叫凤无声,是我的大金主??!”墨清音道。

      “你被野男人包养了?不,不对,你说他叫凤无声!”陶兮辞大惊失色,呢喃道:“我就说这个野男人看上去好像很眼熟,原来他是凤无声?!?br />
      陶兮辞小姑哭丧着脸,看向墨清音的眼神无比哀怨。

      “来,吃个小馄饨消消气?!蹦逡舾⒘诵⊥脞柒?,喂了一个。

      陶兮辞‘啊呜’一口吃掉,然后呢喃,“所以,我刚才和凤无声打了一架?”

      墨清音沉默的看着她,心想,你确定那是打架,而不是你单方面被虐吗?如果不是我进去,你屁股估计已经不能要了。

      口中却是如此说:“是啊,兮兮你可真厉害?!?br />
      陶兮辞怔怔道:“我真厉害啊,回去和哥哥他们说了,能吹一年?!薄 ?br />
      墨清音:……这丫头是缺根筋吧。

      吃完早饭,凤无声还是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动,白飘飘问墨清音,“我能进去见见主子吗?”

      墨清音笑道:“怎么不能?请进?!?br />
      白飘飘朝她感激的点了点头,走进了凤无声屋里。

      墨清音没进去,而是端了饭送去荒无名屋里。

      墨清音没有离开,看着荒无名吃饭。

      她脑海中的容寒秋也看着。

      荒无名吃饭的动作很慢,是那种典型的细嚼慢咽,他明明已经很饿了,可是有些习惯还是深刻进骨子里。

      “吃完饭,把头发剪了吧,我再给你买两套正常衣服?!蹦逡舻?。

      荒无名身上还穿着他那件长袍。

      荒无名吃饭的动作一顿,抬起头,脸上写满拒绝。

      “主人,我不想剪头发?!被奈廾⌒囊硪淼目醋拍逡?。

      墨清音眯了眯眼,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      荒无名皱紧了眉头,脸上出现痛苦之色,他扔了筷子,双手抱着头脸色煞白,墨清音脸色一变,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,先吃饭吧?!?br />
      荒无名听话的放开手,低头附身去捡地上的筷子。

      墨清音坐在对面看着他。

      他捡了筷子起身,却没有吃饭,两根筷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墨清音射了过来,墨清音脸色一寒,身体飞快的向后躲闪,同时两朵小火苗弹了出去,不仅将两根筷子烧成灰烬,火苗飞出去,沾上了荒无名的头发,也将他一头长发瞬息间烧光了。

      荒无名摸摸光溜溜的脑袋,看向墨清音的眼神凶光毕露,“你——死!”

      他眼神虽然凶恶,但是也满是混沌,他的神智明显还不清醒,但是明显是墨清音叫他剪头发的行为刺激到了他,因此使他解封了一部分天魔法的控制,因而对墨清音生出了杀念。

      墨清音脸色冷寒,天魔法运转,一团魔气形成的符纹快速的压了过去。

      宛如一击重锤击在了荒无名的头上,荒无名整个身体一震,然后,那团魔符就印入了他的脑海之中。

      瞬间,他又变的呆滞。

      墨清音深吸了一口气,这个荒无名,哪怕已经被废了,可是依旧很难缠,今天是他没有完全恢复,所以才会直接攻击她,若是他完全清醒,计划出逃,可不就叫他逃了?

      墨清音心想,还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强大,若是自己的天魔法再进一层,可许就能更牢固的控制他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白飘飘进了屋,看到凤无声懒洋洋的样子,她在离床一尺远的距离站定,担忧道:“主子,您的伤还是没有一点恢复吗?”

      凤无声看了她一眼,“最近两天有起色?!?br />
      白飘飘一喜,随后又问,“是和墨小姐有关吗?”

      “嗯?!?br />
      白飘飘眼睛一亮,“墨小姐果然是天命凰女,果然,只有天命凰女才能帮到您?!?br />
      凤无声一顿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道:“不是所有天命凰女都能如她一样?!?br />
      白飘飘一愣,“主子的意思是,果然还有第二个天命凰女?”

      “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罢了?!狈镂奚胺淼?。

      “你和叶穿花怎么样了?那家伙可有欺负你?”

      白飘飘抿唇一笑,“挺好的?!?br />
      “嗯?!?br />
      “有主子给我撑腰,他不敢欺负我?!卑灼Φ?。

      “他敢欺负你就告状?!狈镂奚晾恋?。

      见凤无声没什么精神,白飘飘道:“主子,那我就先走了,您好生养伤?!?br />
      “嗯?!狈镂奚晾恋挠α艘簧?,闭上了眼睛。

      白飘飘出去,看到墨清音过来,她露出笑容,“墨小姐,今日叨扰了,我先走了?!?br />
      “不客气,都是邻居,以后常来?!蹦逡舻?。

      “好?!卑灼肟?,走出小院,她不禁回头又看了一眼这栋位置特殊的别墅。

      原来,主子喜欢的姑娘,是这样的。

      白飘飘走出去,不远处一个黑衣男子朝她笑,“主子怎么样了?”

      “主子挺好?!卑灼?,“墨小姐也挺好?!?br />
      ……

      今天周末,墨清音和陶兮辞都不用去学校,陶兮辞原本还想拉着墨清音出去玩,可是现在,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墨吼吼吸引去了,她完全粘在墨吼吼身上,撕都撕不下来。

      墨吼吼烦的不行,它抱着那只木盒子躲进角落里研究,陶兮辞找遍家里每一个角落,终于在储物间的角落里找到了它,墨吼吼一看见她就气的背转身,给了她一个屁股。

      陶兮辞觉的墨吼吼的屁股也是那么的圆润可爱,丝毫不讲究的摸了上去。

      “吼!”墨吼吼简直要崩溃了,魔女带回来的这个人类,是想折磨死它吗?

      最终,陶兮辞在墨清音家里度过了非常热闹的一天,晚上陶云辞开车来接陶兮辞,陶兮辞还恋恋不舍的望着墨吼吼,墨吼吼见这个人类要走,高兴的在原地转了好几圈芭蕾。

      “我表姐夏候长菁醒来了,外公说要庆祝一下,举办了家宴,所以我来接兮兮过去?!碧赵拼嵌阅逡羲?。

      “恭喜?!蹦逡粜Φ?。

      “墨清音,下次我还要来你家,叫吼吼等着我?!碧召獯且酪啦簧岬乃?。

      墨清音哭笑不得,墨吼吼愿意见你才怪。

      陶去辞责怪的看了妹妹一眼,对墨清音道:“那我们先走了?!?br />
      “学长再见?!蹦逡艋邮?。

      送走了他们,热闹的别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,墨吼吼终于安心的坐在角落里继续去玩盒子了。

      “那个盒子你是从哪儿来的?”凤无声问墨清音。

      “有人送给我的?!蹦逡舻?。

      凤无声没有再多问,只是道:“别让外人看见?!?br />
      墨清音心中一惊,“你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吗?”

      “是人人争抢的东西?!狈镂奚?。

      墨清音无语,想到那天的事,就道:“容家想得到它,你们五大世家,是不是都想得到它?”

      凤无声道:“其他几家或许是,可凤家不是?!?br />
      墨清音不由多看了他一眼。

      “天命凰女也是人人都想得到的,如果你的身份传出去,你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吗?”

      墨清音皱眉,“天命凰女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      凤无声看着她,唇角若有似无的牵起一抹笑,“很了不起?!?br />
      墨清音无语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墨清辞拨通一个电话,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,然后约好了见面的地点。

      燕都一家五星酒店里,墨清辞到来,敲响了某间房门。

      房门打开,一个一头黑发的秀丽女子打开了门,看到墨清辞,她淡淡道:“你来了?”

      墨清辞走进去,道:“我请你帮我杀一个人?!?br />
 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昨天订阅掉了,万更也不行啊,唉,好忧桑~今天先这样~

      
    魔医千金:神秘大佬太温柔最新章节//www.hjgr.net/moyiqianjin_shenmidalaotaiwenrou/,欢迎收藏本书!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新书推荐: 惊世第一妃:魔帝,宠上身! 、娇宠爱妻:乖,到我怀里来 、错恋成殇:重拾彼岸劫 、重生暖婚:军少,放肆宠! 、独家盛宠:总裁的替身新娘 、唐朝第一散官 、大唐第一狠人 、???/a> 、天帝别秀了 、这个领主不好惹
    // tongji // tuisong
  • 广东丰顺警方通报:男子疑因家庭矛盾杀害其妻和两孙女后自杀 2019-04-24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04-24
  • “煤老大”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-04-18
  • 外媒称解放军亮相巴铁阅兵展示军事合作新高度 2019-04-08
  • 港澳牙医只需备案即可在粤执业 2019-04-06
  • 国足冲世界杯又喜添一虎将 能力全面将成国家队一哥 2019-04-06
  • 内蒙古蒙牛乳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-03-28
  • 鑫江搏击问鼎精武门总冠军 2019-03-28
  • 遭遇隐形歧视 就业权益谁来维护 2019-03-25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3-25
  • 破解注销难 还需加把力 2019-03-21
  • 碧桂园宣布进军农业,将投资袁隆平第三代杂交水稻推广研究 2019-02-27
  • 福利 盒马鲜生为啥开一家火一家?陕西首家盒马鲜生来了! 2019-02-27
  • 虫草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2-23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4月下(总第200期) 2019-01-10